当前位置: 创业网 > 创业故事 > 特殊职业创业故事 >

淘宝上的解忧杂货铺:聆听250518个故事,拯救250518个灵魂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未知 2018-05-05 【评论一下】 【创业论坛交流

1000万 营业额,拯救 250518个 受伤的灵魂。这是淘宝上最温暖的“解忧杂货铺”,用柔软的轻语到达每一个来访者的灵魂深处,用专业给予他们救赎。

文 | 张婉婧(见习)

编辑 | 屠雁飞

2018年1月9日晚上18点43分,心理咨询师助理鲁康守在电脑前,紧盯着屏幕,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打字。

和往常一样,他倾听每一位前来咨询的“受伤者”的故事,一遍遍经历对方内心的挣扎和焦灼,然后给来访者推荐最合适的心理咨询师。

对话框里,一个来自四川的来访者引起鲁康的注意。

她向鲁康倾诉长期被家暴的痛苦和无助,语气时而愤怒,时而绵长,句句带着眼泪,让人有些透不过气。

“实在是受够了。” 她说, “我不想活了。” 紧随其后的一张图比这两句话更触目惊心。

图片上,女人的左手腕上有一条长约7cm的切口,鲜血汩汩而出。

这是心猫的天猫店里第12名企图自杀的人。

像看感冒一样,看都市人的心理病

这是一家专门治愈现代人心病的淘宝店。

到达“心猫心理”楼下的那天,杭州下了一场雨,空气有些暖湿。

当我跨进咨询师助理工作间,没有人说话,只有敲击键盘的“哒哒”声,20多名咨询师助理排坐在不大的空间里,每个人的桌上都放着手机、键盘、鼠标、笔记本和一堆资料。

这间工作间就像是一个情绪处理中心。它的一端链接着散落在全国各地的一千多名心理咨询师,另一端链接着心理窘迫的客户:

身家千亿的老板,依然为情所困;三十五岁的少妇,坚守着无性婚姻;乖乖女,跟着脾气暴躁的单亲妈妈生活,长大后却爱无能 ……

就像太阳和阴影一样。平时,他们出入在学校、工厂、写字楼里,正常地学习、工作、购物、社交。只是在心理上,他们承受了超出常人的压力。

幸好,他们找到了出口。“心猫心理”就像安置在网络上的“解忧杂货铺“。

“现在的都市人大多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,但是碍于传统观念的压力,不好意思 约见心理医生,因此线上心理咨询平台成了他们最好的出口。创办心猫,就是希望大家像看感冒一样看心理问题。它离我们很近,但并不可怕。”

在会客厅里,心猫心理创始人金光晖跟我分享了几个“杂货铺”的解忧故事。

一夜未合眼,救赎一个受伤的灵魂

于是,有了开头这一幕。

虽然有着疏导情绪的无数次经验,鲁康还是慌了。他形容当时的自己, “急得连字都不会打了。”

对方在对话中告诉鲁康,因为失血过多,已经开始出现头晕的症状……彼时,他的大脑飞速运转,转化成让对方易于接受的文字,尽全力安抚冰冷的文字后面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这个女人。

与此同时,上报领导,紧急联系西湖区警方,百般劝说拿到自杀者的电话号码后,通过警方联系上了当地派出所……

鲁康回忆,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当地民警才终于来报了平安,幸亏伤口不深,没有生命危险。悬着的心放下了,鲁康才觉察到自己整整一夜没有合眼。

命救下了,当天上午9点,对方也来了电话,一边道谢,一边懊悔。

“当时就是想着要知道求助者的消息,心里放心不下。她在四川那边,我们是在杭州这边,我害怕杭州警方或者四川警方要了解情况,又找不到我人,所以我这边就只能等,等着他们的电话,需要我配合的我就配合。知道求助者平安了,回家就瘫在床上了。”

截止目前,心猫已经通过线上的方式挽救14名自杀者。

她开始做梦,梦里尽是黑暗

去年冬天,杭州大雪未至,寒风刺骨的时候,Y通过淘宝找到了心理咨询师黄丽。

Y曾是一名法国留学生,回国后,找了一份高薪又体面的工作。男友还在法国,Y说,回国是为了办移民,之后会和男友一起留在法国生活。

Y从小成绩优异,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,她从来都是人家眼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完美得不像话。

可她不快乐。异地之后,因为时差,一条条无法被及时回复的消息在她的心里打了结,生了根。

对男友,她的耐心越来越少,她想要掌控男友所有的行踪。

越来越强势的她开始和男友无休止地争吵,直到男友忍无可忍后说出的一句“分手吧”,让所有争吵戛然而止,她外表的坚强也在那一瞬间崩塌。

在那之后,她开始做梦,梦里尽是黑暗,她在黑暗里只看到一丝微光,来自很远的地方。

所以,她在淘宝上花了1200元下了单,找到了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黄丽。

“我怎么了?” 是她问出的第一句话。

黄丽说,一个人的社会评价高,并不代表她的心理就健康。Y的情绪问题往往来自于她的原生家庭。

从对Y的了解中,黄丽得知,Y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作为家里的老二,Y总是得不到应有的关注。

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家庭,她拼命努力学习,考上法国的大学,所有的优秀是为了向母亲证明自己,得到一些关注和爱。过于专注学业和事业的她,变得不那么开朗,也不那么容易亲近。

黄丽告诉她,这是因为她太过依赖自己的母亲,还未完全分离个体化。也是导致她缺乏安全感,控制欲强的源头。

经过几个月的咨询,Y打电话告诉黄丽,她和男友已经重归于好,正在准备移民。

今年元旦,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,Y结婚了。

生命从创伤开始,也会以创伤结束。 “人在创伤中前行。” 黄丽说,Y的治疗还在继续,她能做的是慢慢打开Y的心结,因为在心理治疗这条路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功。

我之为我,只在异人处

前段时间,心猫平台上来了一位15岁少年的母亲S。

和其他母亲一样,S认为儿子很不听话,到了青春叛逆期。

原来成绩优异的儿子,渐渐地有了自己的想法,喜欢游戏,常常一玩就是一天,受不了父母的念叨就跑去网吧,找不到人。

为了能够让儿子得到治疗,S带着儿子一起来了心猫公司,找到徐文慧。

在听完母亲的一顿埋怨后,徐文慧要求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多话的15岁少年聊一聊。

在一番了解后,少年才向徐文慧打开了心扉,娓娓道来和母亲相处不易的情况。

聊了大约有半小时,徐文慧告诉S,有问题的并不是儿子,其实是她自己:喜欢拿别人家的孩子作比较,有着极强的控制欲。习惯了儿子言听计从,恍惚间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儿子已经慢慢长大,一言堂的教育方式不再适用如今的亲子关系。

木心说,我之为我,只在异人处。

处理亲子关系时,家长总是容易自以为是。把孩子当成“孩子”,一句“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成了灌输在年轻父母心里最沉重的迷魂药汤。

直言不讳,还是遭人排挤

G是一名公务员。

上个月,他在天猫上下单了心猫崔老师的心理咨询。

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,但他却觉得异常潮湿和闷热。

从入职以来,他没有一天是开心的:上司不待见他,同事也并不友好。

G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,他说,所有人都不喜欢他,都排挤他,这让他感到焦虑和困惑。

在工作中,G十分努力,对领导言听计从,但却得不到同事的认可,甚至他听到有人在他背后偷偷议论他。

“我是个喜欢有话直说的人,不管是平时还是会上,只要我觉得有问题,我觉得我就有资格和义务帮他们指正。”这有什么错?G不解。

通过G的描述,崔老师先对G的情况进行初步的评估和诊断,确定治疗目标,形成治疗计划,通过行为改变和认知改变开始计划的实施,这一部分和效果评估将反复进行直至到达初级咨询目标,而后还将继续扩大效果,最后进行防复发教育,确定不会复发后才算完成整套咨询。

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后,G目前已经能够和同事正常沟通。

职场焦虑是当下都市人很难迈过的一道大坎,常见于创业公司的老板,甚至一些知名企业的领导, “考虑到隐私,他们会花几万到数十万元,包下一整个疗程,我们这边会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师团队上门进行长期心理咨询服务,一般次数维持在10次左右。” 工作人员介绍。

年销售额一千万,拯救250518个人

“心猫心理”开业至今已经快两年的时间。两年来,得益于持续的好评,来心猫咨询的人越来越多,截至目前,心猫已经治疗250518人次。2017年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,2018年预计可以达到3000万元。

和其他淘宝上普通的“聊天”不同,心猫对心理咨询师的筛选近乎严苛,平台上所有的心理咨询师都要求达到国家二级、三级水平,基本都为北京师范大学、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等名校毕业硕博生。

目前,心猫共有心理咨询师1000余名,其中,就包括创始人郑万宏自己。 (郑万宏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(现复旦大学医学中心),系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精神和行为医学系临床医生,职称评定委员会主任,精神分裂症门诊部主任。)

尽管做到专业,几位创始人还是把心理咨询和精神疾病治疗分得十分清楚,“面对有心理问题的来访者,我们会安排合适的心理咨询师为他们进行咨询;如果已经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或精神疾病,我们会联系对方的家属进行干预,建议送往专业的医院治疗;如果有自杀倾向,我们会启动危机干预,联系当地警方进行保护,生命是最重要的。”

上一篇:倪传婧:福布斯榜上的中国妹子
下一篇:没有了

栏目推荐

本周热门

热门标签